被男生边抽边吸奶感觉(好硬好涨老师受不了了

昏暗的环境中,李香兰还在唉声叹气,全然没注意到陈小宝那微低着的脸上,那双散发着狠辣之色的眼睛。

吃过了饭,李香兰把碗筷放进菜篮子,收进了凉棚中。

陈小宝则再次蹿上鱼塘边的大树,惬意的躺在了树干上。

夏季闷热,尤其是这个点儿,更是燥热的不行。

树干这里有密集的树叶,一整天照不到太阳,是最阴凉舒适的地方了。

这时,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,跟着还有一道电筒照射的光线传来。

陈小宝眯着眼睛看了会儿,发现来的竟然是个女人,仔细一瞅,这不是刘富全的老婆——王桂芬吗?

嘶……

这家伙白天拾掇刘富贵来往鱼塘里倒石灰粉,晚上又让他老婆登门,这是在做什么?

这样想着,陈小宝也没急着下去,他就趴在树干上,居高临下的看着王桂芬走过来,却没想到这个角度,竟可以从王桂芬的领口看到一大片雪白的柔软。

这个王桂芬今年也才三十岁,长得也还不赖,虽然比不上他嫂子,但也算是个美女了。

她和李香兰最大的不同,是李香兰已经两年没碰过男人了。

她虽然已为人妇,为人母,可却因为滋润不够,身材还显得很青涩。

王桂芬就不同了,自从她嫁给刘富贵后,整个人变得一天比一天妩媚,陈小宝还记得,自己以前对着王桂芬那硕大的屁股yy过呢。

 文学

只不过现在因为刘富贵的原因,他再看这王桂芬,就提不起多少兴致了。

“香兰,香兰你在吗?”

还没到凉棚那儿,王桂芬软绵绵的声音便喊了起来。

凉棚门打开,李香兰怀里抱着孩子,衣服敞开着走了出来,竟然是在喂奶。

“桂芬嫂子,你怎么来了?”

眼下,李香兰还不知道想给鱼塘倒石灰粉的是刘富贵,自然不会迁怒到王桂芬身上。

王桂芬看了眼李香兰怀里的孩子,叫道:“哎呦,我这小外甥怎么了,头上贴的是退烧贴吗?”

“可不是嘛。”

李香兰苦笑,“不知怎么的孩子就受凉了,今天可把我吓坏了,还好只是小问题,要是有个万一,那我这孤儿寡母的,可怎么活下去啊。”

李香兰说这话的时候,是没有把陈小宝算在其中的。

显然,她这个傻叔子,并不能给她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帮助。

躲在树上的陈小宝听到这话,心里也很不是滋味。

其实他如果向嫂子坦白自己已经恢复的话,无疑会给嫂子很大的帮助,至少能不让她一个女的苦苦支撑着这个家。

可现在他竟然为了一己私欲,在嫂子面前装疯卖傻,这样真对得起当初那为了他,放弃生还机会的大哥吗?

陈小宝叹了口气,心里非常矛盾。

这时,李香兰又问道:“桂芬嫂子,你这么晚来找我,有什么事吗?”

王桂芬一愣,随后道:“嗨,你看我这记性!”

“是这样的,前些日子,富全不是找你商量过买鱼塘的事情吗,当时他喝了点酒,语气不太好,希望你别太介意,我这边是来给你道个歉的。”

一听到这个,李香兰表情就有些不自然。

事实上王桂芬不知道,当时刘富全喝了酒来找她,不止说要买鱼塘,还对她动手动脚的,想要占她便宜。

要不是关键时刻陈小宝从外面回来,她可能要被刘富全给糟蹋了。

所以她坚持不把鱼塘卖掉,不止因为这鱼塘是大宝留给她的,更是因为她讨厌刘富全这个虚伪的男人,不愿遂了他的意罢了!

李香兰尴尬一笑,说:“桂芬嫂子,你这就见外了,大家都是乡邻,有什么矛盾是说不开的?我根本就没介意,你不用刻意来一趟。”

王桂芬笑呵呵的凑上去,说:“这样最好,我知道香兰你识大体,肯定会原谅我家富全的。”

“所以我今天来,还是想再和你商量一下,买鱼塘的事儿……”

“啊?”

李香兰一愣,没想到王桂芬此行目的是这个。

“香兰妹子,你看你家里除了你以外,也没什么劳动力了。”

“这么大一口鱼塘,你一个忙活着不仅吃力,关键还不认识什么人,没销路,每年千辛万苦养的鱼,能卖的钱却只是刚刚回本,简直亏大了!”

“可是我家富全不同,他每年都要去镇上开会,有时还要和镇上领导去县城里,那认识的酒楼大老板,可以说是数不胜数!”

说到镇上和县城的时候,王桂芬脸上流露出浓浓的骄傲,好像见过很大世面一样。

而提到“酒楼大老板”几个字时,她脸上的骄傲更是快要溢出来了,仿佛是她认识那些人似得。

“如果能让我们把鱼卖给他们,那别说你这口鱼塘了,就算是村子里所有鱼塘里的鱼加起来,都不够卖的!”王桂芬拍着鼓囊囊的胸脯说,荡出一阵浪花。

李香兰表情有些难看,低头说:“桂芬嫂子,这买卖讲究一个你情我愿,这鱼塘除了是大宝留给我的以外,还是我们家唯一的经济来源,我要卖给了你,我们家就没饭吃了!”

“怎么会呢!”

王桂芬翻了个白眼,说:“富全不是答应你,只要你把鱼塘让出来,就把后山那三亩地给你嘛,你还可以种菜啊!”

听到这里,李香兰还没说话,躲在树干上的陈小宝已经气不过了!

整个伏龙村的人都知道,后山那片地是处鸟不拉屎的贫瘠土地。

这么多年来自然有村民在上面种过东西,但几乎种什么死什么,都不知道赔了多少钱在里面了。

现在王桂芬竟然还敢这么大言不惭的说要用后山的地,换他家的鱼塘,这也太欺负人了吧!

李香兰自然也知道这个,心里早已把刘富全和王桂芬这对奸诈夫妻骂了个遍,但脸上却不敢表现出丝毫的不满。

毕竟,现在刘富全还是伏龙村的村长,她一个女人家,真没本事和他斗。

王桂芬见李香兰不说话,眼珠子微微一转,冷冷笑道:“香兰妹子,我听说今年的贫困户名额又下来了,但是分给我们村子的不多,只有三个。”

“你要是愿意把鱼塘让出来,那我回头和富全打声招呼,这名额说不定就有你的份,可你要是不让的话,那这名额,跟你可就没有关系了……”

“虽然你家里情况不好,可村子里大家情况都差不多,比你惨的人都有,没理由把名额给你对不对?”

听到这话,树上的陈小宝都开始咬牙切齿了。

这摆明了就是拿贫困户的名额要挟他嫂子,而在这偏远村子,一个贫困户的名额可是非常抢手的,毕竟每个月能领好几百块钱,能减轻家里太多负担了。

李香兰脸上也出现了犹豫的神情,但还是没马上给回复。

王桂芬清楚事情急不来,就说:“香兰妹子,这事不急,我今天只是来和你说明一下情况,等过几天再来找你,这天也不早了,没什么事的话,你就早点休息吧,我先走了。”

说完,王桂芬一扭腰肢,大屁股一晃一晃的离开了。

李香兰站在原地,心里万分纠结,偏偏家里没有一个能听她倾诉,帮她拿主意的男人,这让她更是疲惫不已。

“小宝,你今晚在上面小心一些,嫂子先睡了。”

原先她想着今晚和小叔子都住在凉棚里,说不定还有机会发生一些什么,可被王桂芬这么一搅和,她心里所有旖旎的心思都不见了。

叮嘱完陈小宝,李香兰转身走进了凉棚,很快就熄了灯。

但她没注意一件事,就是以往对她唯命是从的陈小宝,这次并没有回应她的话。

并不是陈小宝不回应,而是他早就不在树干上了。

当王桂芬离开的时候,陈小宝就偷偷下了树,悄悄跟在了女人身后。

他要让这些人知道,敢欺负他嫂子,都要付出代价!

悄无声息的跟在王桂芬身后,陈小宝原先是想在她回家的路上吓唬她一下,毕竟这条路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,想要吓一个女人实在太简单了。

万万没想到,王桂芬走的不是回家的路,这让陈小宝心里十分奇怪。

大半夜的,这女人不回家是准备去哪儿,难不成,她还想去买其他人家里的鱼塘?

这样一想,陈小宝就按捺住准备吓唬王桂芬的心思,而是决定继续跟着,想看看她到底在搞什么鬼。

走了一段路后,陈小宝惊讶的发现,王桂芬去的竟然不是别人家,而是刘富贵的家里!

刘富贵可是她男人的弟弟啊,这深更半夜的过去,容易传出闲话吧?

陈小宝心里琢磨着,脚下的步子却没有落下,在王桂芬探头探脑进了刘富贵家里后,立马悄悄摸了过去。

还没走近,他就听到王桂芬那娇媚的声音从里面传来,“富贵,嫂子来看你了。”

紧跟着,刘富贵哼哼唧唧了两声,有气无力道:“嫂子,你怎么来了?”

“哎呦,我的富贵,谁把你打成这副样子!”王桂芬语气里透着心疼,问道。

听到这里,陈小宝哪还能不知道,这对叔嫂有猫腻,说不定早就给村长刘富全,送了好几顶绿油油的帽子了。

轻手轻脚的翻过泥土墙,陈小宝摸到窗边,透过窗户的缝隙往里瞧去……

只看见刘富贵正躺在王桂芬的大腿上,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好不凄惨,而王桂芬此时正用手轻轻抚摸着刘富贵的脸,满脸的心疼之色。

“这是哪个天杀的打得你,下手也太狠了吧!”王桂芬说道。

“就是陈小宝那个傻子,就是他打得我!”刘富贵咬牙切齿的说。

“那个傻子?”王桂芬眉头一拧,疑惑道:“你们怎么跟他起冲突了?”

刘富贵叹了口气,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说了一遍。

王桂芬翻了个白眼,无语道:“你说你怎么想的,对付一个女人而已,你大哥有的是方法,用得着你去做那种事吗?而且你也是,跟一个傻子较劲,你怎么比他还傻?”

听到这话,刘富贵不禁语塞,不知道该怎么反驳。

窗外,陈小宝眯了眯眼,心里暗道:“原来往鱼塘里倒石灰粉,不是刘富全的主意,是刘富贵这王八蛋自己想这样做,去讨好他大哥。”

但他不知道,如果仅仅是一个鱼塘的话,刘富全才看不上,关键这鱼塘里还有上千条鱼苗,这可是一大笔财富,将来养肥了往外一卖,他就真成伏龙村首富了。

房间里,王桂芬也不忍继续责怪刘富贵。

她柔声说:“富贵,放心吧,今晚我去找李香兰那个女人了,我用贫困户名额要挟她,相信她知道怎么选择,肯定会把鱼塘乖乖让出去的。”

“啊,嫂子,为了一个鱼塘,还要赔进去一个贫困户名额吗?”刘富贵一脸肉痛的说着。

王桂芬白了他一眼,说道:“傻瓜,我哪能真把贫困户名额给她,这不是骗她的吗,等她把鱼塘让出来,白纸黑字一签,那名额要归谁,还不是你大哥说了算?”

听到这话,刘富贵才松了口气。

而陈小宝在外面已经气的咬牙切齿了,真没想到这王桂芬如此狠毒,竟准备对他嫂子下阴招。

不行,他绝对不能让两人得逞,不止为了他嫂子,也为了他自己。

只是眼下,他并不能做太多事情,毕竟他是一个傻子,傻子有傻子的优势,但也有不方便去做的事情,所以他必须等一个完美的时机。

深吸一口气,陈小宝压下了心底的怒气。

而就在这时,房间里突然传来一声嘤咛。

他定睛一看,才发现刚才还在说话的叔嫂,转眼就抱在了一起,不停啃着对方。

正值夏季,两人身上衣服都不怎么多,王桂芬没几下就被刘富贵剥了个精光,露出那白花花一片的身子,胸口那两团硕大,更是被刘富贵肆意的把玩着。

“啊~富贵~轻一点儿,别留下印子,会被你大哥发现的。”

王桂芬腻着嗓子,发出跟猫叫一样的声音,听得陈小宝身子都燥热起来了。

刘富贵一边把玩,一边低头啃食,嘴里含糊不清道:“放心吧嫂子,我大哥就三分钟时间,恐怕连你衣服都没脱完,他就缴械了,哪会看你身上有没有印子。”

听言,陈小宝不禁哑然失笑。

没想到刘富全还是个快枪手,难怪这王桂芬会和她小叔子搞起来。

房间里两人正到了情动之际,弄的火热,陈小宝却突然走到门口,用力拍响了房门。

砰砰砰!

这突如其来的敲门声,直接把床上两人吓了一大跳,脸都变得蜡白一片。

刘富贵正准备提枪上马,突然感觉下面一凉,竟是没反应了,当即心里咯噔一声,紧张的不行。

“有人!”

王桂芬从床上坐起来,眼睛瞪得浑圆说道。

刘富贵嘘了一声,面色煞白的冲外喊道:“谁啊!”

但是并没有人回应他,这让他心里更没底了。

在这种偏远村子里,一般而言,村民在天黑之后没什么娱乐活动,都会很早休息,没人有大半夜窜门的习惯,毕竟第二天还有很多农活要做。

所以这个点突然有人来敲门,让刘富贵心里没有一点底,生怕他和王桂芬的事情败露。

尤其现在没人应他,更是让他紧张的不行。

“嫂子,你先在这儿别动,我去外面看看!”

刘富贵麻利的穿好衣服,对着一边的王桂芬说道。

王桂芬把衣服遮在胸前,面色紧张的点着头。

随后,刘富贵就拿着手电,小心翼翼地朝外面摸去。

等他打开门往外面探出头的时候,却没发现一丝人影,这让他心里一阵发麻,该不会遇到什么灵异事件了吧。

“是谁敲门啊?”

他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。

见没人回应,正准备把头缩回去,一根木棍突然从上面落下,梆地一声敲在他脖子上,直接把刘富贵打晕了过去。

下手的人自然是陈小宝。

他没有躲在外面,而是趁机爬到了屋梁上,趁刘富贵往外探头的时候,一棍子把他给敲晕了过去。

由于下手很果决,刘富贵连反应都来不及,直接就着了道。

随后,陈小宝从屋梁上跳了下来,他看了眼昏迷在脚边的刘富贵,嘴角扬起一抹不屑的弧度。

紧跟着他跑到附近几户人家,将他们的房门敲得梆梆响,边敲边喊,“快开门啊,富贵家遭贼了,大家快去帮忙啊!”

边喊边跑,等那些人家被吵醒的时候,门外哪还有陈小宝的影子。

而那些被喊醒的人,在短暂的懵逼后,纷纷朝刘富贵家里赶去。

虽然刘富贵平常不遭人待见,但怎么说也是同一个村子的,这会儿听到他家遭了贼,都想过去看看情况。

结果不去还好,一去就看到刘富贵倒在地上,不知死活,而衣衫不整的王桂芬,正坐在一边抹着眼泪。

这一幕让大家伙心里头一乐,暗道终于有好戏看了。

果不其然,第二天整个伏龙村里都在传,说王桂芬和小叔子通奸,结果被村长刘富全抓了个现行,刘富贵会晕过去,其实是刘富全打的。

还有一个说法,是说刘富贵想对他嫂子王桂芬动手动脚,结果被王桂芬失手打晕了过去。

更有一种夸张的说法,是说刘富贵家里真的遭贼了,刘富贵是被贼打晕的,而王桂芬,则被那贼给糟蹋了。

总之一夜之间,整个伏龙村都热闹了许多。

各种版本的故事在家家户户流传,而且越传越邪乎。

最后都有说是老天开眼,派下来某个神仙整治刘富贵这个蛮横的恶霸。

然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,此时正躺在鱼塘旁边的树干上,在那儿呼呼睡着大觉呢。

他这么淡定,是因为很清楚,不论刘富贵和王桂芬怎么怀疑,都不会把这件事算到他头上来。

因为整整两年时间,他这傻子的形象已然深入人心。

谁能想到他这个傻子,会做这种事情?

而他这么做的目的,自然是为了给刘富全一家人心里添堵。

相信发生这件事后,刘富全短时间内是没心思继续打他家鱼塘的主意了。

果不其然,一连着好几天,村里人都没怎么见着刘富全出门,偶尔见他出来了一两次,也都是铁青着一张脸,要多难看有多难看。

这天,陈小宝正坐在鱼塘旁边看守,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。

他想都不想,一起身就朝身后跑去,将一个软乎乎的身子用力抱住,“嫂子,你终于回来了,小宝饿了!”

一边说,他嘴巴还不停的李香兰怀里蹭着。

李香兰面露无奈之色,却只是揉了揉陈小宝的头发,没有推开他。

自从上次两人差点突破最后一步后,平日里这种程度的接触,李香兰并不排斥,心里反而有一些期许。

毕竟只是这样接触的话,第一不会违背伦理道德,第二又能稍稍缓解一下她对某些方面的渴望。

而且就算被同村的人撞见,也只是觉得陈小宝傻的可爱,不会传出什么闲话。

所以这也算是一举多得了。

“小宝,嫂子今天听到一个好消息,真的很开心,只是你不懂这些,不然就跟你好好分享一下。”李香兰将陈小宝扶正,眼神里充斥着无奈和喜悦。

陈小宝微微一愣,随后装傻道:“说,说,小宝要听嘛!”

说着,他还不停摇晃着李香兰的胳膊。

李香兰没办法,只好点头道:“好好好,嫂子说给你听,你别着急。”

“我刚在田里摘菜,听说王老三的女儿要从大城市回来了,而且这次回来,还带着一个朋友,据说是什么大公司的总裁,好像是有开发咱这个村子的想法,建成什么度假村之类的。”

“具体的我也不懂,但听王老三的意思,只要咱这地方被人看上了,以后大家都不用愁吃穿了!”

“诶,真好啊,王老三的女儿到底是村里唯一一个走出去的大学生,这都能带大家一起发财了,我的孩子将来也一定要这么能干才是!”

最后两句话,李香兰倒像是在自言自语。

她也没管陈小宝能不能听懂,只当是找个人倾诉下心里的好心情罢了。

而陈小宝在听到“王老三女儿”几个字的时候,脸上的表情就不禁僵住了。

不过为了不被李香兰发现异常,他立马低下头,蹲下去玩起了泥巴,依然一副痴痴傻傻的样子。

他会变成这样,自然是有原因的。

王老三的女儿叫王秀娟,在出去上大学之前,是村子里少数几个年轻漂亮的女孩之一。

并且她打小就和陈小宝关系好,经常跟在他屁股后面喊着小宝哥哥。

而就在她出去上大学的第二年,村子里遭遇大洪灾,他哥哥不幸去世,而他也成了傻子。

两年时间一晃而过,陈小宝并不记得这两年间,王秀娟有没有回过村子,更不知道她有没有找过自己,只是说心里话,他还是有点想念那个臭丫头的。

“哎……”

心里悄悄叹了口气,陈小宝爬到树上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,缓缓睡了过去。

等天色渐暗的时候,陈小宝突然被一阵嘈杂的鞭炮声给吵醒了。

他坐起来揉了揉眼睛,踮着脚尖朝鞭炮声传来的方向看去。

只见在视线尽头,村子里唯一那辆牛车正从外面缓缓开了回来。

在车斗高高堆起的干草堆上,还坐着两道苗条的身影,只可惜离得太远,陈小宝并不能看清两人长啥样。

但结合白天嫂子跟他说的事情,这两人估摸着就是王秀娟还有她那个朋友,好像还是什么大公司的总裁,具体的也不清楚。

“要不要去看一眼?”

陈小宝心里纠结不已。

在犹豫了将近十分钟后,终于还是下了树,朝鞭炮声传来的方向摸了过去。

在这种偏远山村,走出去的大学生回来,那都是值得全村齐贺的大喜事儿,所以王老三自然要摆出几桌宴席,让大家一起来吃顿饭,热闹热闹。

李香兰自然也被邀请过去了。

不过她没带陈小宝,毕竟陈小宝现在是个傻子,带到那种正式的场合总是不太像样,万一他闹个什么笑话,那丢的可是伏龙村的脸。

陈小宝也没在意,他自己选择隐瞒真相,自然就要承受相应的结果。

偷偷摸摸走到王老三家附近,借着那茂盛草木的掩护,陈小宝看到了在王老三家院子和门前,都摆上了大圆桌。

村里那些熟悉的面孔,此时都围坐在一起,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热情的笑容。

甚至连村长刘富全,和他老婆王桂芬今晚也在列,看来过去了这么多天,王桂芬和刘富贵之间的风声,终于淡了下去。

而在不远处,牛车已经停了下来。

车斗上的两人一前一后下来,走在前面的那个女子,正是陈小宝印象中的王秀娟。

只不过如今的她,比陈小宝记忆中的那个臭丫头,更漂亮,漂亮的差不多是另一个人了。

而在她身后,还跟着一个穿着漂亮衣服,长发齐肩,发尾烫成微卷的女子。

陈小宝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,如果他嫂子仔细打扮一下,应该和她差不多,但现在对比的话,李香兰还是显得逊色了一点。

“阿爸,我回来啦!”

正当陈小宝看那女人看的入迷时,王秀娟已经一把抱住站在门口的王老三,欣喜万分的喊道。

王老三拍了拍女儿的后背,示意她先起来,而后看着女儿说:“好闺女儿,给阿爸看看瘦了没有。”

王秀娟摇了摇头,喜滋滋道:“我才没有瘦呢,阿爸,你不知道外面的生活有多好,我现在只担心自己会不会太胖,哪还会瘦呀!”

“对了,阿爸,还有各位叔叔伯伯,我给你们介绍一下,这位是我们公司的总裁,柳明月,这次和我回来,是想考察一下我们村子的情况。”

“如果我们村子合适的话,明月姐可是会在这里投资建度假村,到时候大家都能赚到钱!”

这话一说出来,那些坐在桌子周围的村民,纷纷呼喝了起来,一个个笑的都合不拢嘴了。

>>>>本文《逆袭之路》全文在线阅读<<<<

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